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这个夏天亚平宁的戏码有点多

2019-02-04 01:01:24

这个夏天 亚平宁的戏码有点多

“意大利政治动荡让欧元很受伤”“意大利短期融资成本创25年来单日最大涨幅”,连日来,各国媒体报道纷纷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意大利的组阁乱局上。然而,无论媒体用国债收益率的暴涨还是股市的巨大跌幅来“渲染”其影响,受访的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当前的组阁乱局符合意大利政坛政党纷争、政府换届频繁的传统,尽管五星运动党此次能在意大利议会拿到多数话语权代表了一定民意,也助长了民粹主义风潮,但就欧洲总体而言,建制派力量仍可把控大局。退一步讲,即便提前大选让疑欧势力具备了主导意大利政局的实力,从意大利自身利益出发,其也不会作出市场所认为的退出欧元区的最坏决定。所以,现阶段的市场动荡不会转化为长期趋势,因为在可预见的时间内,意大利政局最终还是会走向妥协、恢复稳定。

这就是意大利

“这很意大利”,谈到当前的意大利组阁危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所长王朔给出了这样的评论。他表示,由于政党林立,60多年来,吵吵闹闹已成为意大利政坛的日常,完整结束任期的政府或总理的例子真是屈指可数,在此背景下再看本次组阁乱象,便不会感到大惊小怪。

虽有传统,但也不尽相同。王朔表示,与过往相比,触发此次危机的关键因素需要特别关注,那就是疑欧思潮的“登堂入室”。在此之前,民粹主义在欧洲大陆风起云涌,并成功给去年举行的法国和德国大选增添了一些变数,好在法国和德国的建制派都成功控制住了局面,未让民粹主义在执政层站稳脚跟。不过,目前来看,民粹主义期望在法国和德国政坛达成的目标有望在意大利政坛初步实现。

为何如此肯定?王朔说,3月5日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束后,极右翼的五星运动党以31%的支持率成为得票率最高的单一政党的结果已作出了最佳解释。尽管当前持有传统建制派立场的马塔雷拉总统否决了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共同提名的疑欧派人士出任经济和财政部长,并导致意大利新任总理孔特宣布放弃组阁,但问题本身并没有解决。在王朔看来,无论是今年秋季还是2019年初举行大选,五星运动党占据议会多数的局面不仅不会出现根本逆转,而且还有获得更多支持的可能。

商务部研究院欧洲与欧亚所副主任姚铃对此表示赞同。“意大利民粹主义思潮泛起源于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持续的经济低迷和大量难民涌入带来的生活压力,所以意大利政府只有尽快解决银行业顽疾,激活意大利中小企业经济发展活力,降低失业率,让民众受惠,才是削弱民粹势力、维护政局稳定的根本。而这绝非朝夕之功,也受制于外部环境影响,所以从现有的大选时间表来看,选票结果出现大变动的可能性极小。”

意大利不是英国

最新消息显示,马塔雷拉已授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高官科塔雷利出面组成过渡政府来处理组阁期间政府事务和筹备新一届大选。科塔雷利在接受组阁使命后表示,他将尽快提交政府团队名单。倘若能够获得信任投票,他将向议会提交2019年预算草案,然后宣布解散议会,在2019年初提前举行大选。但倘若他的新内阁无法获得议会支持,那么新内阁将立即全体辞职,只负责处理政府日常事务,并为在今年8月以后组织提前大选做准备。

不过意大利议会大多数议员已然表示不会支持科塔雷利和他的内阁团队,市场普遍预计意大利将在今年秋季重新提前选举。

显然,正如王朔和姚铃判断的,即使马塔雷拉动用自身的影响力维护了建制派的利益,民意角度民粹主义的规模性影响并没有消除。然而这又引发了一个问题,如果大选后选票格局没有大的变动,哪怕任命官员持有中间或是传统路线,疑欧势力都会成为意大利政坛力量的“大多数”。那么在疑欧派的主导下,意大利会否与欧洲渐行渐远以至于最终脱欧呢?

“意大利不是英国,其不具备脱欧的客观条件和主观意图。”王朔的观点简洁明了。他解释称,意大利不仅是欧盟成员,也是欧元区成员,客观上其参与欧洲一体化的程度远大于英国,脱欧难度更大,还要涉及货币独立的问题。脱欧程序相对简单的英国脱欧都如此大费周章,可以想象意大利脱欧对欧盟和自身乃至国际市场造成的冲击将更大,不是任何一方所乐见的。姚铃也认为,意大利国内似乎没有通过公投决定国家政策的立法和先例。

王朔认为,意大利在主观上并没有脱欧的意愿

这个夏天亚平宁的戏码有点多

。从民粹政党的参选口号来看,民意的诉求主要集中在反对欧元区一刀切的财政紧缩政策,但意大利执政者和民众不会仅凭这一点就放弃欧盟统一大市场、意大利国内农业等相关产业享受的欧盟补贴,以及比意大利里拉强势得多的欧元等诸多福利,所以意大利只是反对紧缩,但并不反对欧洲一体化,更不会提出脱欧的诉求。

至于意大利经济本身,王朔分析,现阶段所谓的国债息差过大以及新政府若不再坚持紧缩财政将给意经济造成负担的判断,只能称得上是困扰,还算不上麻烦,因为息差过大是组阁危机引发的市场动荡,一旦政局稳定,国债市场也会随之稳定。而可能加大的财政支出,也不会引发预想中的发展高压。其支持理由如下:一是不同于希腊,意大利产业结构具备竞争力,可以创造生产价值;二是机构等长期投资者是意大利国债的主要持有人,交易稳定性比较强。加之意大利是欧元区国民储蓄率和房地产购置率较高的国家,经济耐受能力强空间大,哪怕3月份数据显示意大利公共债务和GDP比例已达到130%,其社会经济仍能正常运转。

姚铃也表示,与其担心债务,不如关注意大利银行业发展,坏账过多的意大利银行业才是可能在未来引发意经济问题的真正顽疾,应加快推动银行业改革重组的步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