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战事升级抖音接连炮轰腾讯封杀怒批腾讯微胁

2018-10-24 18:33:19

战事升级:抖音接连炮轰腾讯封杀 怒批腾讯"微"胁

5月22日晚间,抖音短视频官方号发文称,抖音在腾讯视频上传的多个视频被腾讯以“不宜传播”的理由强制下架。这些视频既包括宣传国内博物馆的视频,也包括宣传正能量的视频合集。抖音称,所有视频被下架的理由均是“您的视频封面图可能含有不宜传播的内容,因此无法通过审核”。

对此,腾讯方面向表示不予置评。

在5月8日晚间,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朋友圈率先发难,与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在朋友圈爆发口水战,将字节跳动与腾讯的暗斗推到聚光灯下。之后的半个月时间内,字节跳动旗下抖音接连指责腾讯旗下的微视抄袭、封杀、腾讯视频无故下架抖音视频。

“腾讯内部的各个事业群组都是相对独立的,特别是微视、、腾讯视频分别来自三个群组,除非是来自最高决策层的统一意志,否则'封杀其他短视频平台,为微视开绿灯'的说法是不可能的。”一位腾讯OMG(络媒体事业群)群组的内部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越权之嫌

双方的矛盾最初始于短视频。在此领域,腾讯与抖音形成直接竞争的产品为微视。然而,从过去数日抖音对腾讯的指责,已经从微视蔓延至、腾讯视频等产品。

5月18日,抖音短视频联合国内七大博物馆发布了H5“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当日中午,发现,该H5已无法访问。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回应称,该H5是命中系统分享的逻辑,修改后可以申请恢复。从当日下午1时开始,H5恢复访问,但该H5分享至朋友圈后,不会显示在本人的时间线动态里,无法被朋友看到。

诱导分享的争议尚未平息。18日稍晚时分,官方发布《关于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其中第二条规定,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

单从视听许可证要求来看,腾讯似乎有针对字节跳动的嫌疑。

据悉,在2017年2月,字节跳动通过收购运城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站,获得了广电总局和工信部颁发的《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不过,该证件的有效期在今年1月已经到期。字节跳动的一位内部员工也向本报印证了这一事实。字节跳动方面也向本报表示,正在与有关部门进行沟通续办事宜。

“短视频也是近一年才成为主流传播载体,因此,监管部门对于这些不持证平台暂未有明确限制令。”字节跳动方面向本报表示:“这次超越政府职能,直接以视听许可证为由,对创新发展的短视频业务进行封杀,实际上是利用垄断优势,对抖音、快手等大量短视频进行打压,其实质是为了发展微视。”

“这是携自己的平台优势,对自己的竞争对手以及相关的产业链进行控制。”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研究中心专家委员唐兴通认为,上述限制阻碍了平台的生态和进一步的发展。

对于质疑,在5月21日发布《关于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补充公告》(以下简称《补充公告》),删除了《公告》中“外部链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等法定证照的情况下,以任何形式传播含有视听节目的内容。”

对于删除的原因,腾讯方面回复本报称,公告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提升朋友圈外链体验,减少骚扰,优化视听内容的质量。但是开发者反馈的客观情况也必须尊重,因此对公告做了及时调整,删除有关视听许可证的要求。

垄断之影

值得注意的是

战事升级抖音接连炮轰腾讯封杀怒批腾讯微胁

,在5月22日将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和抖音分享给好友,好友点击外链后可以观看。但随机把微视中的一条视频分享至,却显示无法访问。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与字节跳动不同,腾讯直接持有《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且有效期至2019年1月。

“从名义上看,腾讯此举也是有理有据,符合监管部门规定,但是也有借市场地位打击对手的嫌疑,”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说,“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流量入口,所以很多公司的产品命运深受影响,特别是与腾讯形成竞争的公司,尤其会担心这一点。”

据腾讯高级副总裁张小龙在今年1月对外公布的数据,的每月活跃用户量超过10亿人次。这一数字与我国的4G用户总量基本持平。

此外,根据极光大数据于今年4月公布的《2018年Q1移动互联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和,分别以86.4%和71.4%的渗透率占据前两席,并与第三名、渗透率为35.0%的微博拉开了明显的距离。

从数据上看,用户几乎等同于移动互联用户,谁能在生态中积累用户越多,谁便将获得良好的发展机会,反之亦然。就目前来看,有赞商城、拼多多、趣头条无一不是深耕生态,进而发展壮大的典型案例。

“腾讯曾推出很多优秀产品,是我们非常敬畏的竞争对手。但只要不利用垄断优势,只要坚持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我们有信心与微视进行竞争,在竞争中共同为用户提供更多优质服务。”抖音方面如是说。

“屏蔽外链的做法是否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判断,”央广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赵占领说,“首先需要界定相关市场,究竟属于哪个商品市场和地域市场,是否包括微博、陌陌以及今日头条的社交服务,因目前未进入反垄断司法或执法程序,之前没有先例,尚难以判断司法或执法机构会如何界定相关市场。”

“其次需要判断在相关市场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根据《反垄断法》,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以上的话,可以推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最后需要判断屏蔽外链本身是否有正当性。屏蔽外链针对的主要是强制分享和诱导分享行为,强制分享或者用夸张、诅咒性质言语来胁迫用户进行分享的做法,违背了用户真实的意愿,不是用户主动自发地分享,屏蔽此类链接具有正当性。但是,对于诱导分享行为并不必然侵犯用户权益,因为用户自己仍有选择权,而且诱导本身的标准难以界定。所以,针对诱导用户分享的站或软件,屏蔽其链接的做法是否有正当性,值得探讨。”赵占领如是说。

内部独立论

在《公告》发布后不久,一份受新规影响的短视频、直播名单在上流出,其中包括腾讯投资的快手,近期频繁与之发生争执的抖音,还有梨视频、秒拍、映客、花椒等。

“这个所谓的清单并不准确,属于以讹传讹,里面有很多公司都有视听许可证,而且微视迄今为止依然被拦截。”腾讯方面向本报表示:“对《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相关规则进行进一步升级是为保障用户隐私安全,避免过度营销造成对用户的骚扰,优化外部链接体验。平台对所有违规外部链接一视同仁,公平处理。”

“在腾讯内部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存在,腾讯旗下的其他产品通常能够获得的支持,也只是开放从直接登录的便利。”腾讯音乐方面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本报透露,在腾讯音乐上线小程序“音乐小电台”之初曾与事业群组接洽,希望能够在该小程序的推广方面减少平台限制,予以便利,但最终被否决。

从过去对其他企业的处罚历史来看,也有整治腾讯系产品的案例。

今年2月,临近春节之时,腾讯体育、拼多多、京东、饿了么等络平台通过发红包、会员、优惠券等方式鼓励用户向好友推广活动,认为,上述公司诱导用户转发分享,严重影响朋友圈、群聊等功能的用户体验,随即对上述活动的传播进行了限制处理。

唐兴通认为,就张小龙对外释放的信息来看,更希望做一个全民的移动互联基础应用,而不只是腾讯的一个产品,但这很考验腾讯的内部控制、运营和管理能力。

“虽然微视目前在公司内颇受高层重视,但是如果说微视这个产品团队能让为之提供特权,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上述腾讯OMG(络媒体事业群)群组的内部人士这样告诉,“在腾讯内部,各群组间的数据都不是互通的,如果要使用,都需要申请批准。”

“微视已划归SNG(社交络事业群)群组。这个信号其实很明确了,SNG群组的主要产品是和空间,微视未来的发展主要是依靠和空间的流量支持。”该人士如是说。“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新鲜事,类似的情况在业内普遍存在。这是需要有关部门牵头、全行业深入交流才能得到更好解决的问题,可以说抖音的处理方式有欠妥当。”张毅说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