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天山生物严重依赖地方政府私募称其是傀儡公

2019-01-21 18:04:07

天山生物严重依赖地方政府 私募称其是傀儡公司

“这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傀儡公司!”在阅读了“新疆天山畜牧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山生物)”的招股说明书后,深圳某私募基金的研究总监石先生如是表示。

“傀儡”一词在辞典中的解释为“木偶戏中的木头人,比喻受人操纵,不能自立”。而天山生物之所以被称为“傀儡公司”,恰是因为其严重依赖地方政府。

招股说明书显示,地方政府给的税收优惠和补助占到天山生物净利润的近6成,公司产品销售中约9成依靠地方政府的招标采购完成,而超过6成的产品集中于地方政府所在地销售。

更有消息显示,天山生物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事实上是匆匆上马,项目的推动亦与地方政府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项目本身能否获得订单及能否持续盈利,则未有验证

天山生物严重依赖地方政府私募称其是傀儡公

,募投项目大有“为了上市而设立”的“圈钱”之嫌。

过半净利润来自“优惠+补贴”

通常意义上,政府的税收优惠以及适当的补贴,对公司的成长可以起到帮助,增强其市场生存能力和竞争力。在创业板公司中,税收优惠和补贴占到公司净利润成者,也相当常见。然而优惠和补贴显然并非公司经营的主要目标,亦不能当做是净利润的主要来源。

天山生物的利润构成中,严重的依赖政府的“优惠+补贴”,使其明显与众不同。

年,以及2011年19月,天山生物分别收到政府补助260.70万元、121.07 万元、700.13 万元、1050万元,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分别为260.70 万元、100.44万元、211.78万元、603.41万元,分别占当年利润总额的49.73%,9.62%,9.44%、27.03%。

同样是在上述周期内,天山生物享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20.25万元、335.28万元、689.78万元、613.83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3.86%、32.12%、30.74%、27.50%。

“税收优惠+补助”在年,以及2011年19月,占到了天山生物利润总额的的53.60%、41.74%、40.18%和54.53%。

即以最近一期的2011年前三季度情形而论,“税收优惠+补助”在利润构成中接近6成。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一旦税收优惠和补助取消,天山生物就面临“断奶”的风险,而从利润构成的角度来看,天山生物显然还不具备脱离地方政府扶持的独立生存能力,更像是一个“没有断奶的孩子”。

销售端:还是得靠政府

不仅仅是盈利靠政府,天山生物在销售端也是处于“靠政府”的状态。

天山生物的主要产品为冻精,资料显示,天山生物通过政府统一招标销售的冻精占公司冻精销售收入的绝大部分,年、2011年月,通过地方政府统一招标销售的比例分别达到99.28%、88.79%、91.85%和74.81%。

由于地方政府招标采购存在时间上的不确定性,导致天山生物营业收入季节分布不均匀,并且导致公司业绩在年度内各季度存在较大波动。但对于因大比例政府招标采购导致的这种利润波动,天山生物亦无可奈何。

有接近天山生物的人士向表示,这种严重依赖政府招标采购的销售模式,与公司产品的销售地相当集中有关。年,以及2011年月,天山生物来源于新疆区内的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到66.11%、87.23%、63.70%、73.76%。

不难看出的是,天山生物与地方政府紧紧的捆绑在了一起,一方面政府的税收优惠与补贴为公司形成了“盈利”;另外一方面,地方政府通过招标采购,“消化”了公司的绝大部分产品。

在这样的模式下,天山生物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缺乏自主权的“傀儡公司”,而“优惠+补贴”和“销售端”则成为政府握在手中的两根“控制绳”。

募投项目:为上市而生?

除了经营模式上的弊病外,天山生物此番上市的募投项目更是匆匆成行,盈利能力未有验证,并被业界广泛认为是“为上市而生”,存在“为圈钱而设项目”的嫌疑。

天山生物招股书显示,募集资金中的7839万元将投入牛性控冷冻精液生产与开发项目,该项目达产后将实现年产45万剂性控冻精,每年实现销售收入8100万元。该项目也是天山生物此番募资投入最大的项目。

然而财务数据却显示,在2011年之前,天山生物的“性控冻精”产品的产销量均为“0”。

事实上,“性控冻精”是天山生物的新产品,进入到2011年才开始有小量产品产出,在2011年前三季度仅仅只有5.86万支的产量,销量为4.41万支,产销率75%。与其普通冻精产品100%的产销率相比,“性控冻精”并非供不应求的产品。

“性控冻精”的产销情况还可以从客户端得到验证,招股书显示,2011年天山生物性控冻精前5大客户均为新疆自治区畜牧厅的下属行政事业单位。有消息称,2011年6月11日,新疆畜牧厅在乌鲁木齐市组织召开了优质奶牛和良种兼用牛性控冻精采购会议,会后各项目县市与天山生物签订了性控冻精采购合同,而天山生物2011年少量的性控冻精销售即来源于此,但该次采购多少带有行政摊派性质。

从时间上来看,天山生物“性控冻精”的试生产显然已是在进入2011年后,而在此之前,公司的上市进程已然开启。天山生物于2012年1月份过会,其IPO申报材料的递交时间亦应在2011年10月份左右,但“性控冻精”打开销售局面也已经是到了2011年6月份前后,由此可见“性控冻精”作为募投项目事实上是匆匆进行。

有分析人士表示,“性控冻精”项目无论从盈利可靠性和市场认可度上,都未有较为确定的判断,公司上市后,投资者将承受相当大的风险。

更有甚者,该“性控冻精”项目的《可行性报告》系由新疆瑞祥农牧工程咨询设计院有限公司出具,而新疆瑞祥农牧工程咨询设计院的乙级资质迟至2010年11月份方才取得,该设计院在资质申报中又曾存在人员或业绩弄虚作假等行为,曾被建设部通报处罚。本刊将对天山生物募投项目保持进一步的关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