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禁令叠加贸易战中国科技企业在美遭遇选择性

2018-09-18 18:47:13

禁令叠加贸易战,中国科技企业在美遭遇选择性执法

中国科技企业在美出口及投资又遇多方面新阻力,就在美国对中兴下禁令的第二天,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也投票禁止通过联邦基金向特定公司进行采购。

经过近20天的酝酿,当地时间4月17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下称“FCC”)以5比0的投票结果,赞成禁止联邦基金向被认定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公司购买产品与服务。但在FCC第二次投票表决之前,该禁令不会是最终结果。

即便如此,FCC在之前一份草案中已经称,国会的审查表明,华为和中兴可能构成安全威胁。

就在此前一天,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因中兴曾向美国官员作虚假陈述,美国政府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售敏感元器件,期限为7年。

一位中兴员工对第一财经称,相对于禁令本身,估计这些后续事态对公司影响更大,但公司也在评估应对措施。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的一封内部信也流传开来,信中提到公司在积极沟通,呼吁员工坚定信心,保持平稳心态。

另据报道,中兴的移动设备可能无法再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中兴在美国的销售再添阻力。一名从事通信行业的技术人员对此解释称,安卓是开源的,但包含了Gmail,Google map等服务的GMS(Google Mobile Service)则是需要Google授权的、独立于操作系统的服务。“所以,中兴在国内卖的,没有Google的授权也能继续卖,但是在国外卖的如果没有GMS,估计就没人买了。”

美国给市场准入设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美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美国今年以来的一系列措施,事实上都是限制这些品牌在美扩大市场份额。“不论是阻碍产品与运营商合作,还是提案措施,都是为了限制产品在一个可控而窄小的范围内销售

禁令叠加贸易战中国科技企业在美遭遇选择性

。”

此前已有信号显示,美国对中兴和华为产品在美销售越来越警惕。3月27日,FCC主席阿基特·帕伊(Ajit Pai)宣布,FCC将于4月17日就阻止美国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华为或中兴通讯产品或服务的提案进行投票。

根据该提案,所有美国运营商将被禁止使用85亿美元通用服务基金用于购买任何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安全威胁的公司的设备或服务。该基金从个人客户处收取费用,目的是改善低收入群体、农村地区、教育落后地区和高成本地区的电信服务。尽管帕伊的声明只是间接提到华为和中兴,但FCC高级官员已经证实,该提案中明确涉及这两家公司。

“多年来,美国政府官员对通信供应链中的某些外国通信设备提供商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表示担忧,”帕伊称,“在我们的路由器、交换机和其他络设备中隐藏的‘后门’可能允许敌对的外国势力植入病毒和其他恶意软件,窃取美国人的私人数据,监视美国企业等等。”

华为、中兴一直试图努力进入美国这个消费大市场。例如,2012年,中兴表示将与Ebay签署协议以改善其在美国的分销渠道,这是中兴扩大美国终端市场的重大举措之一。2014年5月,中兴宣布全球首款搭载最新火狐操作系统的Open C智能登陆美国、英国和德国的eBay站及eBay全球采购中心,售价99.99美元。

除了中兴,华为终端与美国当地运营商的合作也遭到美国政府的阻拦。新年伊始,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国际消费电子展开展第一天便有消息传出,美国无线运营商ATT因为受到来自国会的压力,有可能放弃代卖华为Mate 10 Pro。紧跟其后,另一家美国运营商Verizon也承受类似的压力,最终放弃代卖华为智能。

上周,华为还解雇了5名美国员工,其中包括驻美首席联络官普卢默(William Plummer)。在昨日举行的华为分析师大会上,被问及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时,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聚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能更好地生存和发展。”

一些其他的中国企业也遭遇不同程度的阻挠。1月3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公司蚂蚁金服和美国汇款公司速汇金共同宣布,因未能获得美国监管部门的批准,相关并购事宜正式终止。蚂蚁金服向速汇金支付3000万美元解约金。

据外媒近道,美国贸易代表署考虑依据《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反制中国在云计算与其他高科技服务领域的不公平限制,同时,美国财政部也正在研究对中国投资案设定限制条款。根据这项动态,美国可能禁止阿里巴巴在美国提供云计算服务或在中国解除限制之前禁止阿里巴巴扩大美国营运规模。

已经进军美国市场的联想公司也牵涉了一起知识产权调查。2017年12月22日,美国BiTMICRO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指控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固态存储驱动器、可堆叠电子元件及其产品侵犯其专利权,请求委员会发布有限排除令及禁止令,联想等企业涉案。

禁令遇上贸易战

当这些踏上全球化之路的中国科技企业,刚好遭遇中美贸易争端升级,阵痛不可避免。

一位接近中美谈判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美国这次对中兴发出的禁令和之前几轮中美贸易纠纷升级并无关系,只是个案,但背后反映出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路途还很长。另一位在美经营跨境投资的圈内人士则认为,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公司的制裁,从选择性执法角度来看显然过于严苛。

中美贸易纠纷的最新事态是,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在当地时间17日宣布,对产自中国的钢制轮毂产品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还初裁从中国进口的通用铝合金板存在补贴行为。

前一天,美国对中兴发出禁运令。当天下午商务部还公布了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回顾贸易争端升级的过程,显示特朗普在3月23日凌晨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限制中企对美投资并购,并将相关问题诉诸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随后,中美双方开始多轮隔空博弈。

多位参与配合301调查的中方相关专家对第一财经表示,特朗普政府名义上是援引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对中国发起调查,但并未指出具体案例、企业、有效证据,因此“并非专业做法”。

随之公布的《美国对华301调查报告》称,半导体是美国技术领先地位的基础,在美国众多具有竞争力的经济部门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强大的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而近几十年来,中国政府也一再强调发展本土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要性,并挑战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领导地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