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惠誉评级剑指中国是客观预警还是做空阴谋

2018-10-28 21:15:09

惠誉评级“剑指”中国 是客观预警还是做空阴谋

世界经济前景堪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三剑客之一的惠誉近日剑指中国,称可能下调中国信用评级。惠誉此举是客观预警还是做空阴谋?其他评级机构会不会跟进下调评级,扩大负面影响?中国怎样在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找寻自己的坐标?新华视点采访三大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和国内专家给予分析。

机构意见现分歧惠誉选择唱黑脸

欧资评级机构惠誉近日警示,若中国银行业的危机继续侵蚀投资者对宏观金融稳定性的信心,将可能在未来6个月至两年内,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惠誉亚太区评级分析师安德鲁科洪说:中国银行资产质量在未来3年内出现实质性严重恶化的概率很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地产借贷是最大的担忧。

银行信贷、地方债和新出现的通货膨胀压力是惠誉对中国此举的诱因。去年6月,惠誉下调中国银行业风险评价至最易受到系统性风险的D/3类;其驻伦敦的分析师理查德福克斯更是预言,由于创纪录的信贷扩张和资产价格飙升,2013年年中以前中国爆发银行业危机的几率高达60%。

今年4月,惠誉将中国长期本币债信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惠誉的分析报告称,负面的评级展望反映了对中国债务规模和高速增长的银行贷款,特别是房地产贷款激增的担忧,这些信贷严重缺乏信息公开透明度。

问题真有那么糟吗?惠誉此举会否引发其他评级机构跟进?同为全球顶级评级机构的穆迪和标准普尔公司在接受新华视点采访时,对风险程度和中国经济预期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标准普尔常驻新加坡的主权评级分析师陈锦荣对说:中国的银行借贷问题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且监管者做了大量风险防范。即便出现风险也会有庞大的外汇储备、外汇收入等做补充,抵消负面影响。

我们对中国主权评级的展望是稳定,预计未来10年仍会保持较高速度增长。陈锦荣说,未来6个月至2年内,降低中国评级的可能性低于30%。

穆迪表达了与之相似的观点。其常驻香港的主权风险部高级副总裁汤姆贝尔对说:中国有高度的经济稳定性和异常强大的财政支持提供缓冲空间,将维持对中国的正面展望。穆迪刚于去年底将中国评级由Aa1上调至Aa3.

虽然表示暂不会调低中国评级,但穆迪和标普也都同时对中国银行资产质量、地方债务等领域表现出较高的关注度。

穆迪金融机构部副总裁章怡说:我们对中国银行的展望为稳定。但也存在一定风险,贷款增长可能会造成不良贷款率在过去10年持续下降后掉头上升。

惠誉是否毁誉 预警还是阴谋

在信心是金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惠誉看空中国银行业引起多方关注,也引发了市场对其阴谋论的质疑:由欧美资本控制的惠誉,意在牺牲发展中国家利益为深陷债务危机的欧美争取资金回流,重建市场对欧美经济的信心。

中国银行资产质量实际上比世界许多同等评级的欧美国家要好得多,既然多个评级机构如此认为,惠誉又为何逆道而评?在评级机构越发具有一言兴邦、一言损邦效力的当下,惠誉是否真的别有用心?

过度反应和置若罔闻都不可取。但需看到,惠誉在对中国银行业和地方债务的评价上确有放大风险、片面解读之嫌。中国人民大学信用评级研究中心主任吴晶妹教授认为,作为欧美资本的评级机构,不可忽略惠誉来自外部的压力:

欧债危机之后评级机构频繁对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欧洲多国降级,导致融资困难;而融资难度增加,信用评级更加糟糕,这种恶性循环,让欧洲对评级机构深恶痛绝。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曾怒言:评级机构对欧洲存在歧视;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则呼吁:有必要采取措施打破评级机构的垄断。

欧洲认为惠誉等评级机构的做法有意针对欧洲,在这种背景下,惠誉需要找到新的黑名单上榜者,以亮出自己所谓公正的姿态。吴晶妹说。

吴晶妹认为,惠誉还顺带考虑了美国的感受:美国国内有种观点认为,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美国经济出现问题时,世界其他国家经济不会比美国更好,惠誉称可能调低对中国评级可以看成是其对美国国内这种情绪的回应。

从惠誉自身的逻辑看,理由似乎充分。但似乎忽略了中国的体制、经济运行方式以及政府对市场经济的调控能力,而片面扩大了风险。吴晶妹说。

专家表示,除了外部压力的因素,惠誉此番举动可能还有自己的小算盘:金融危机前后,评级机构被指枉顾风险、错误评级,成为危机始作俑者。更有美国国会报告称,正是评级机构的过错,导致金融机器关键齿轮失灵。8月5日,标普调低美国信用评级,虽然招致美方不满、甚至严厉抨击,但从国际市场总体评价来看,标普此举赢得了公信力

惠誉评级剑指中国是客观预警还是做空阴谋

,也对惠誉等评级机构造成竞争压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江涌说:金融危机时评级机构的集体失声让其声誉大损,现在或许正是挽回颜面的时候。不排除惠誉为扩大其市场影响力,提升在国际评级体系中的市场份额和话语权,而有意放言的可能。

理性对待唱空 科学防范风险

面对险象环生、人人自危的复杂国际经济局面,中国应该怎样应对?专家普遍表示,既然惠誉是欧美资本控制,做出偏向欧美国家利益靠拢的行为也属正常,不妨将来者不善的做法,变成对防范风险的提醒。

随着欧美债务危机不断恶化,中国政府地方债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之一。统计显示,截止到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性余额约为10万亿元。财政部此前表示,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将进一步加强风险防范。

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在两天前闭幕的夏季达沃斯年会上强调,中国地方债的问题,并不是现在刚出现的问题,而是过去历史因素所造成。从现实情况看,中国地方政府的还债能力不断提高,这与希腊的债权危机有本质不同。

尽管地方债的贷款有近80%来自银行,但从上半年公布的几大上市银行报表显示,银行资产状况还是很不错的,他们持有的地方政府平台不良贷款,低于整体不良贷款率。马蔚华说,监管层的制度设计能有效防范风险扩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郭凯认为,预计地方政府的存量债务能够在未来5至10年被消化。大规模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能性较小。与会专家同时表示,需提防局部地区和行业偿债能力弱,个别地方政府债务偿还过于依赖土地财政。

东北财经大学校长李维安认为,要将地方债务率考核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的一个重要指标;抓紧开发地方债风险控制体系指标,加强地方债透明度等。

针对国际高度关注的我国银行贷款风险,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指出,中国银行业多年来并未改变传统经营模式,对贷款的依赖过大,风险也随之集聚。有些领域,中国要学会做出挖骨疗毒的改变。她说。

马蔚华坦言,面对经济形势的改变,中国银行业亟待转型。银行业已不容靠过高地消耗资本、增长信贷维持发展速度。

专家认为,在以利差为主的盈利模式遭到挑战的背景下,加快业务结构调整,加大投资、理财、资金托管等中间业务发展是商业银行转型的必由之路,同时,国家和银行业监管部门对于商业银行监管的转型和监管也要同步跟上。

资本市场一样遵循无风不起浪的原则。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家陈凤英说,中国当以此为戒尽快化解风险,不但有利于国家经济健康发展,还可将把柄从别人手中夺回,化解别有用心者制衡中国的企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