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检方称办理顾雏军案确实存瑕疵但非法证据已

2018-08-23 17:47:56

检方称办理顾雏军案确实存瑕疵 但非法证据已经排除

6月13日,顾雏军等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一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庭再审。

在庭审中,原审被告人张宏、晏果茹以及辩护人陈有西、童汉明等人多次提出,当年办案时在审讯和调查取证当中具有不合法性的现象。

对此检方表示,发现本案在办理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办案的瑕疵,但是原一审审判过程对所有的证据进行了举证质证,在一审裁判文书中对不合法的证据都进行了排除,没有证据证实原案办理过程中存在刑讯逼供、超长时间讯问取证等情况。

在审判员张勇健主持对原审认定顾雏军、姜宝军、刘义忠、张细汉虚报注册资本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的事实进行法庭调查时,原审被告人和辩护人提出取证存在不合法问题。

辩护人陈有西发表质证意见表示,对时任科龙电器总裁刘从梦的证言,第一,公安的取证程序不合法,对刘从梦的取证时间是从2005年8月15日的2点59分到下午到晚上,长达7个半小时,对证据真实性有异议。第二,证人顺德格林柯尔总裁助理孙勇的证言,询问地点是在顺德区政府会议中心,违反法律对讯问证人地点的规定。

检查员刘小青发表质证意见表示:一、本案采信的证人证言均符合证据的合法性、关联性、客观性要求。关于证据的合法性,侦查人员向证人告知权利义务,让证人自然叙述,取证程序合法。

辩护人陈有西陈述,顾雏军、刘义忠、姜宝军、张细汉的供述在当时审讯和调查取证当中具有不合法性的现象。“顾雏军的供述一共就是两份,他自己在上次庭前会议就讲了,没有认真审阅,他在一些笔录骗他做的。就叫他签个字。特别是姜宝军。在他自己的供词当中他说到了只是把1.8亿元挪用一两天,顾雏军没有直接下达指示。”

“至于刚才检察官讲到的证人没有受到威胁,是合法的问题。我这里简单回应一下,我用莫殊的证言举一个例子。莫殊在2005年8月5日是晚上23:00到早上6:45。她是一个普通证人,并不是一个嫌疑人,进行通宵审讯接下来的第二天没让她睡觉,又连续审了3次,一个30岁的女孩子,在取证当中和审讯被告人当中的违法现象。我们之所以没有进行非法证据排除,考虑到是时过境迁13年过去了,考虑到诉讼经济原则不申请,最高法院的庭审时间更重要的是这些证人证言跟证明虚假注册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这是靠客观的书证和鉴定报告。所以我们没有申请排非,也为了让法庭快一点。”辩护人陈有西发表质证意见表示。

检察员罗庆东回应原审被告人和辩护人提出的关于证据的合法性的问题时表示,原审被告人和辩护人注意本案是在十几年前办理的,当时的办案程序适用的是1996年修订的。“我们也发现本案在办理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办案的瑕疵,原一审审判过程对所有的证据进行了举证质证,连续开庭十多天,多么的公开和全面。而且在一审裁判文书中对不合法的证据都进行了排除。”

原审被告人张宏在发表质证意见时表示:“在被他们诱导、胁迫的情况下出了很多东西。”原审被告人晏果茹在发表质证意见时表示,“从一二审我一直说有诱供的情况。公安机关说这个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交代清楚就没有事,我当时就说了。讯问记录存在不完整的情况。公安机关要求我必须交代有一个压货、虚假销售的会议。我被逼得没有办法就说了。合同及发票回款的所有手续都是齐全的,我们有些是在管货物发送,跟客户的关系都是分开。”原审被告人姜宝军在发表质证意见时表示,“一审法庭笔录记录了两个证人被威胁导致不敢出庭的原因。”

检察员杨军伟在发表质证意见时回应:“检察员认为,没有证据证实原案办理过程中存在刑讯逼供、超长时间讯问取证等情况。取证的程序、取证的方法符合法律的规定

检方称办理顾雏军案确实存瑕疵但非法证据已

。原审被告人的供述、自书材料和在案的书证、以及相关证人证言相互印证,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证实科龙电器通过开单开票但是不出仓库的方式压货销售,实施虚假销售虚增当年的利润,并且列入当年的年度报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